周明華在旅途中拍攝的街頭賣藝孩童。(新加坡《聯合早報》)旅日15年,在日本被稱為“寫真家”的星級攝影師周明華看起來像個嘻哈青年。(新加坡《聯合早報》)
  中新網5月23日電 據新加坡《聯合早報》報道,在新加坡你也許沒有聽過他的名字,但在日本提起“ND Chow”,他卻是星級攝影師,被稱為“寫真家”。
  看起來像是個“嘻哈青年”的39歲新加坡攝影師周明華,在日本多從事寫真攝影,這讓人聯想到明星藝人的“寫真集”,周明華不諱言拍了不少寫真集,但從嚴格意義上講,這種“寫真”是指“人物肖像攝影”(Portrait photography)。國際名導北野武、指揮家小澤徵爾、音樂家阪本龍一、樂壇天后濱崎步、東瀛“男神”金城武……日本藝術、文化、演藝界的名人都被他拍遍了。
  “寫真集並不是狹隘或色情意義上的照片集,就像我為小澤徵爾先生也拍過寫真集,那是單純展示名人多面個性和精神風貌的純影集,在日本是備受重視的攝影藝術門類。”周明華說,“但我也拍過明星和偶像的寫真集,比如深田恭子、綾瀨遙和堀北真希等。”
  新加坡攝影師多面靈活觀察入微
  旅居日本15年的周明華,講起中文帶些許東洋味,笑言自己中文尚可,但英文已退化到不如日文的程度。周明華讓人聯想起另一位在日本走紅的新加坡攝影師紀嘉良(Leslie Kee),記者問他與紀嘉良是否存在競爭,他說:“我想競爭或多或少是一定有的,但我們風格和方式不同,他彰顯明星的強大魅力,我則想突出被拍者柔和自然的一面。”
  除了他們兩人,新加坡亦有不少攝影師在國際闖出名堂,如黃國基、汪春龍等人,新加坡攝影師在國際藝壇頗有聲譽。周明華說:“我覺得這跟我們的中西相融、多元文化的社會生活環境有關,新加坡人多面靈活、觀察入微、適應力強,這反映在視覺藝術呈現上是很強烈而突出的特質。”
  攝影生涯里最珍貴的寶藏
  相比於許多常回故里舉辦個展的旅居海外攝影師,近鄉情怯的周明華在日本遙遙觀望新加坡,覺得這個國家近年在藝術發展方面愈加熱鬧蓬勃,所以此次首度回家辦展。但無意把名流肖像或商業作品重展,他拿出的是自己的紀實攝影作品——15年前,當完兵後決意成為攝影師之際拍攝的第一批照片,他花了兩年時間行 旅伊朗、巴基斯坦和歐洲各國的日誌式攝影,這100多張照片不僅將展出,也會集結成書發表。
  “把個展命名為‘根’,因為那正是我作為攝影師的根基,若沒拍那組照片,也不會有現在的我。回頭來看,我還是很喜歡那一系列作品。”周明華說得很自豪,“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慶幸年輕時走過那一段悲喜旅程,懷著那一顆赤子之心,看過那一些明暗風景。我一邊拍照一邊沖洗,驚嘆於照片的美麗,那是生活和世界活生生的美麗。特別是當年輕羞澀、不善言辭的我,找到一個和世界溝通和交換意見的方式,我興奮極了。”
  周明華把這組照片視為攝影生涯里最珍貴的寶藏,是因為取之不盡的靈感和構思都能從中獲取。“‘根’不斷提醒著我什麼是攝影——真實、真心和真誠。那次旅行中見到生離死別的人類情感、貧富差距的社會現實、勾魂攝魄的自然景色、五彩斑斕的民族文化、手工編織的精美服飾、宏偉壯觀的古今建築……我都大量吸收,全情體會也反覆咀嚼,旅行拍攝源源不斷給我提供索引和指導,影響了我日後一切的攝影工作——紀實、人文、時尚、廣告等,所以我稱之為‘根’。”
  “而且,我也覺得一個好的攝影師是要什麼都能拍的,放到T台,能融入衣香鬢影;扔到戰場,也無懼戰火硝煙。作為攝影師,你無權選擇你眼前和鏡頭所見,你要拿起相機就能拍,拍下的任何一刻都是好照片。”他說。
  生活本來就是多彩的
  周明華更指出時下年輕人學習攝影的一個弊端:“對攝影有興趣的年輕人很多,他們當中對‘生活’本身有興趣的人卻很少,不看不走,不聞不問,只會上網找資料,不知道死守著一臺電腦能讓他們得到多少刺激。”
  直言並不瞭解新加坡的藝術館或畫廊對攝影作為一個藝術門類的鑒賞水準,周明華說:“被館藏和展出的多是黑白照片,主題沉重黑暗,是謂‘藝術’;但誰規定藝術照片不可以是彩色的、輕鬆的、喜悅的?生活本來就是多彩的,但此刻看來‘抽象概念’進得了藝術館,‘真實生活’卻被拒之館外。”
  在日本浸淫已久,他說日本的藝術攝影更趨向於現實性、原始感和“未加工”,他認同這種格調,“攝影不是繪畫,修來改去的照片給人看到的是後制、是加工,那不叫攝影。我喜歡日本的流行音樂,那些男歌手的情歌簡單又直白,攝影也該是同樣赤裸裸的態度。”(王一鳴)  (原標題:旅日新加坡華裔攝影師周明華:星級“寫真家”(圖))
創作者介紹

青島

mgmsimxqrp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